中国球员现状:有人高价售豪宅有人闲鱼卖球鞋

中超大幅减薪的后果是什么?深圳队球员郜林用卖豪宅的亲身实践告诉你,球星也缺钱了。

在中超减薪的大环境下,部分昔日腰缠万贯的球员如今面临着收入断崖式下滑,房贷车贷难以为继的尴尬。

近日,社交媒体上一则新闻引起了大家的。一位广州的房产博主称,著名球员郜林要售卖位于广州珠江新城的豪宅,叫价1.45亿元。这个价格较两个月前已经便宜了300万元。即便如此,郜林豪宅的单价也超过了33万元/平方米,堪称球员所持最贵的豪宅之一。

据悉,郜林于2016年购入了位于广州最核心地段珠江新城的某豪宅楼盘一间建面约437平方米的户型。当时的市场价为每平米10万元左右,郜林花了近4000多万元。而郜林当时在广州恒大队的年薪超过1800万元,并且是税后。加上比赛奖金以及通过发自媒体为商家做广告等个人收入,郜林一年的实际收入或超过2000万元。郜林自2010年加入广州恒大,到2016年出手买入该豪宅时,总收入已远超4000万元。因此,当时对于郜林来讲,即便每个月背负大几十万元的房贷,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2020年,郜林离开广州恒大,加盟深圳队。佳兆业集团当时财力雄厚,球员待遇很高,戴着亚冠和中超冠军的光环,郜林在深圳队依然享受着顶薪。而广州恒大随后出现了资金困难,开始欠薪。那时候,很多人感慨郜林走得及时,他的转会轨迹简直堪称人生赢家,走到哪里都是赚大钱。然而,随着深圳队母公司佳兆业集团在去年出现危机,深圳队也开始欠薪。而在今年,郜林不仅让出了队长的袖标,其在深足的收入更是大幅度下滑,目前的收入不及他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其个人事业开始走下坡路。

此时曝出郜林售卖豪宅,外界想到的不仅是郜林本人没钱了,更多的时候,外界会联想到目前中超的窘境:投入大幅缩减、俱乐部纷纷欠薪、球员收入锐减,中超市场严重萎缩。如今,这把火甚至已经烧到了头部球员的身上。

曾经留洋法乙的张佳祺,2014年加盟恒大。当时才二十出头的他,年收入就超过了500万元。但在恒大,张佳祺没有踢出水准,随后无奈辗转各队,其间,张佳祺有一段时间甚至无球可踢,不得不当起了网约车司机。无独有偶,在中超限薪后,大连人队的老将朱挺曾和门将于子千曾在“失业”时去开网约车。原上海申鑫队球员田俊杰在23岁时,被球队欠薪,一度也被逼到要去开网约车养家糊口。

不仅是这些在中超赛场上算不上球星的球员在限薪后遭遇了巨大的经济困难,即便是名气很大的球员,如今也深陷房贷车贷的危机中。比如,广州队的韦世豪在2020年就在广州买下了2000万元的别墅,当时的他只有25岁,年收入超千万元。可如今,广州队囊中羞涩,按照俱乐部年初制定的《足球俱乐部球员定编与薪资标准》方案,韦世豪理论上只能拿到60万元的顶薪,且是税前收入。这一收入还不够他一个月的房贷。

作为广州队最辉煌时期的功臣,郜林和一批老将是“金元足球”的最大受益者,他们中有些人在恒大队的总收入过亿元,早已成为亿万富翁。如今,连郜林都要开始售卖顶级豪宅,不得不让人感慨如今的中超真是日薄西山。中超球员从当年年薪轻松过千万,但如今实际收入只有百来万甚至几十万,让人不免唏嘘感慨。

不过,郜林算是球员中的“幸运儿”,且非常精明。当年入手的豪宅如过卖出去,六年时间郜林就能净赚一个亿,其赚钱速度不亚于他在恒大效力期间的速度,这不得不让人感慨,郜林果然非常有经济头脑。

正所谓“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球员的生存现状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一边有人在置换豪宅,一边有人因为欠薪,长期没有收入来源,不得不找兼职或去做些小生意。一些球员甚至将以前赞助商提供的品牌球鞋挂在“闲鱼”上甩卖,生活不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